欢迎光临云南生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大写意缺少扛旗者

近期对于大写意绘画式微的话题,可谓此起彼伏,自五月初靳尚谊在央美毕业展发出了“没有大写意”的感叹后,美术界对大写意的关注与思考越发高涨,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总能成为热议话题。

实际上,大写意鲜见的话题,早已是老生常谈,但在这一轮大写意绘画式微的热议中,新快报收藏周刊早在四月份,岭南大写意画家张治安的纪念大展期间,推出了《大写意破局》专题,著名美术史论家陈履生、广东省美协名誉主席方土、中国美院教授刘海勇等分别从不同角度剖析,陈履生认为,“写意画衰微,更高境界的审美会意日渐消失。”刘海勇则从写意的本质上表达了看法,“大写意的本质是一种超越格物致知之后的游于艺境界,蕴含着大气浑厚、天人合一、生生不息的中华民族精神。”而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方土的观点,他提出“美院开设一个实验班,按传统大写意方法教”的建议,成为了后面备受关注的“二次热点”。

在这一专题推出不久,靳尚谊先生在央美毕业展上的严肃拷问,进一步让大写意式微话题推到风口浪尖,《靳尚谊央美之问,谁来回答》文章的刊发,同时成为后面话题重点。

此后大写意话题的讨论,不外乎集中于为何出现“大写意式微现象”;重振大写意,教育的责任在哪里?面对靳老先生的疑问,画家又如何用实践回答?

在收藏周刊持续跟踪关注大写意式微话题的同时,有机构也推出了系列大写意采访,其中,方土此前在收藏周刊上提出的“大写意实验班”的建议成为了他们讨论的重点。并引起广美中国画学院深入探讨,刘文东认为,“大写意实验班的尝试可行,美院应勇于探索。”而许敦平则认为,在本科几年乃至包括研究生阶段培养出大写意画家“比较难!”他说,“即便疾呼大写意之声不乏其人,终究难有其成。”

与此同时,羊城晚报也加入热议,连续发表了多篇相关报道,其中包括《呼唤美术创作的写意精神,回答“靳尚谊之问”》《广美毕业展里看“写意精神”》。由此,在上述“谁来回答”到这里的“回答”,形成了舆论的传播呼应,使得话题更为集中,首尾呼应。

至此,在收藏周刊持续推出的“大写意式微话题追踪”报道,对行内焦点形成了助推意义,日前“大写意在岭南”研讨会的举办,则把线上讨论引到了线下。

在这一轮热议中,不但有大写意花鸟画家方土、许敦平、杜宁、钟瑞军、卜绍基,也有写意人物画家陈一峰、陈朋,此外,还有金仁贵、姚崖屏等也相继加入讨论。

而与大部分专家观点不同的是著名美术评论家皮道坚与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尚辉。皮道坚认为,所谓的“大写意式微”,要分类看,“如果说类似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那样的大写意式微,确实是必然的。因为就艺术史而言,‘不可无一,不可有二’。齐白石只能有一个,第二个都是多余的。大写意代表的是一种文化精神和一种艺术表达方式。如果简单一句话说我们当代没有大写意,那显然是不合逻辑的。”他认为,式微的只是传统大写意的形式,而作为核心的写意精神依然在当代延续发展。

与此类似,尚辉认为,“一方面就是积极地适应现代性视觉,对中国画进行改良。这也是中国绘画的创新路径,我们今天看到的大部分中国画都是这种创新形成的类型。另一方面,正因为有这种改良或改造,对回归中国写意绘画的愿望和诉求也越加强烈。因为写意精神、笔墨精神的绘画类型和精神表达方式正在被消解,因此,回归的诉求、回归的愿望也开始显得特别强烈。这一点在近几届全国青年美展的中国画里就体现得很明显。可以说,某种意义上的创新作品有不少,但回归中国画本体、强调写意精神的作品也越来越多。”

复盘回顾,这一轮大写意话题,从年初,收藏周刊刊出《张治安留下遗憾,大写意谁来扛旗?》开始,持续大半年的讨论,让大写意的关注从毕业展到全国美展,从民间到学术机构,从艺术家到教育工作者,从写意花鸟到写意人物,方方面面进行了全面剖析。但这个话题仍然在继续,期待有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加入讨论,梳理出当代大写意的发展路径。

■梁志钦 资深媒体人

绘画靳尚谊大写意破局画家 新浪众测 新浪众测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相关新闻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云南生活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云南生活资讯网 yn.jsxwn.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关注我们: